第三部 第七集 真假银月

手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水妖王带着凯特等人准备找个隐密的地方逼供时,在尔息擎烈城联军大营当中,亚芠也正好走进拘留那位假冒他名字的银月恶魔的营帐当中。

    察觉到有人走进帐棚来,原本躺在简陋行军床上的假银月恶魔,立即-个窜起,万分警戒的看向帐棚门口的方向。

    等到他看清楚来的人是亚芠之后,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垮,由戒慎转变成了恐惧的灰自。

    毕竟在传说中的亚芠,并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而自己又冒充亚芠的名号,还被亚芠当场抓到,也难怪这个假银月恶魔会如此的恐惧了。

    来到这假银月恶魔的面前,亚芠淡淡的问道:“名字?”

    假银月恶魔一愣,随即结结巴巴的说道:“汉……汉诺。威尔!”

    亚芠微微皱眉:“真名?”

    汉诺。威尔连忙强调:“真的,是真的,是我的本名!”

    看着汉诺畏畏缩缩颤抖的模样,亚芠不禁锁紧眉头来,但是依旧开口问出了他早就想问的问题:“是谁要你假冒我的名义来骗人的?”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他每次见我的时候,都是穿着一身的黑衣,隐藏在黑暗的角落上,也从来不跟我交谈。

    “他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都是直接拿纸条给我,我真的从来没有看过他本来面目,连声音都没有!”

    也许是早就猜到自己一定会被人逼问谁是幕后主谋,所以尽管没想到亚芠会亲自跑来问他而相当紧张,但是汉诺还是很流利的表达出来,而且连亚芠没有问到的部分,也都主动的说出来了。

    听到了汉诺的话,亚芠不禁更加皱紧眉头,虽然事先已经猜到,可能在这个汉诺身上得不到什么明确的答案,但是他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幕后黑手竟然会谨慎到这种地步!

    慢慢在狭小的帐棚中踱起小圈子来,最后停在汉诺的面前,继续问道:“你本来是干什么的?对方是怎么找到你的?”

    看着比刚刚更*近自己的亚芠,汉诺脸上的表情更加紧张,但是亚芠总算是从汉诺结结巴巴的叙述中,得到了一个啼笑皆非的答案来。

    原来,这个汉诺是华那邦公国境内某个偏僻小镇的镇长之子,因为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家产与权力,加上汉诺本身长得相当俊秀,所以经常在小镇里兴风作浪,勾引良家妇女,是小镇里出了名的浪荡子。

    后来,在三个月前的某一天,突然有一群神秘的人物找上了他。

    他们将汉诺给掳到某个地方去监禁,还硬给他灌下了一种药,让他满头黑发在一夜之间变白。

    正当汉诺为自己的遭遇及变化惊恐不已时,这群将他掳来的人,却又突然的开始教导他学习各种言行举止。

    就在这样慌慌张张的学习之下,汉诺度过了大半个月的日子,之后又被押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这次,他终于见到了导致他这些日子以来古怪遭遇的幕后主脑了。

    在那间古怪的屋子里面,透过了一张张不断从那神秘黑衣人手中抛过来的纸张,他终于知道,这段日子以来不断有人过来教导自己言行举止,还把自己的头发用药弄成白色是为了什么了。

    因为这神秘的黑衣人,要他假扮银月恶魔!

    虽然是在偏僻的小镇,但是汉诺也不是什么孤陋寡闻的白痴,他当然知道银月恶魔的名字与事迹,也更清楚自己一旦假冒银月恶魔被人给揭破之后,会有什么下场,他当然是抵死不肯了。

    只是后来,那神秘人物很明白的告诉他,其实他们早已经在他体内埋下了-种叫做“锁心”的毒药。

    如果汉诺不肯听令的话,只要时间一到,锁心毒发作,他将承受生不如死的滋味,事后,汉诺在那个神秘人的刻意显威操纵下,果然品尝到了心脏仿佛被人用力捏锁的绞痛滋味。

    而同时,那神秘人为了要让汉诺确实听命于他,还特别透露出了真正的银月恶魔其实现在并不在这块大陆上的消息,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小队同样也不在,要他尽管放心假扮。

    自己的小命被人捏在手里,无奈之下,汉诺也只能遵照神秘人的命令,假扮亚芠了。

    在这个神秘人物的安排之下,汉诺从神秘人手中接收了一只相当难得一见的上级七阶水系沃夫幻兽一一独角银狼,同时在这神秘人的安排下,在一个月前打出银月恶魔的招牌来。

    刚开始时,汉诺还战战兢兢的,一方面怕自己的真面目会被人给拆穿,另一方面又深怕真正的银月恶魔或是他麾下的死神小队会因此找上门来。

    只是这个神秘人实在是太过厉害了,因为除了汉诺之外,这个神秘人竟然同时派出了九十九人的队伍,跟在汉诺的身边,当然,这九十九人对外的名义,也是死神镰刀小队了。

    说实在的,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死神镰刀小队,但是这九十九个打着死神小队名号的人,在汉诺的眼中,都是无比强大的人物。

    在假冒亚芠的这段时间,汉诺几乎没有见过哪一个冒险者是他们的对手的。

    也因为有他们的掩护,汉诺完全不必要出手,只是需要装出一副冷酷而莫测高深的模样,偶而说个几句冷冷的话,其他的全都交给这些人来应付,就这样,汉诺几乎是毫无破绽的,被人认定是银月恶魔。

    当然了,这段时间以来,藉着亚芠的名字,受到大量恭维与崇拜的汉诺,几乎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在这九十九人的安排下,过着相当刺激而又受人瞩目的日子,要不是心底还有着一丝丝担心会被真正的亚芠或是死神小队找上门来的话,他还真想继续下去。

    藉由汉诺的叙述以及自己的推论之后,亚芠逐渐的架构出了整个事件的始末。

    他检查过汉诺的身体,确实在汉诺的胸口发现到相当古怪的反应,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个锁心毒,但是可以感觉得出来,这种毒其实是一种慢性毒药,正不断的侵蚀着汉诺的心脏。

    如果不赶快加以治疗的话,恐怕超过半年之后,就算汉诺服下解药,也同样会死于心脏衰竭。

    大概探明了汉诺的来历与经历之后,走出汉诺帐棚的亚芠,只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感觉到黑暗中仿佛有着一只黑手,正不断的展开阴毒的大网,进行着他所不知道的阴谋。

    从汉诺的叙述里,亚芠很清晰的察觉到几个疑点所在。

    第一个重要的疑点,便是汉诺口中那群假冒的九十九人的死神镰刀小队,并没有出现。

    这群人,虽然比不上死神小队,但绝对都是高手,不然也不可能在充满奇人异士的冒险者团体里面,得意自如的掩饰着汉诺的身分!

    要知道,想要凑足这么一群高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况且这些高手除了个人实力坚强之外,还是一支相当有纪律的队伍,而且一举一动,都相当的符合传闻中死神小队生人勿近的特色。

    这就不简单了,要经过相当的严格训练与模拟才办得到。

    而且,从那锁心毒正不断侵蚀汉诺的心脏这一点也可以晓得,那个神秘人压根就没想要让汉诺活下来。

    可是,对于这个早已经准备抛弃的弃子,那个神秘人却又二话不说的丢出一只上级七阶的独角银狼给他使用。

    上级七阶的幻兽价值可是相当的贵重,面且还要符合贪浪星的外型,肯定是花了大把功夫去寻找的。

    另外再加上亚芠清楚的知道,汉诺其实是个不学无术的纨裤子弟,哪有这个本事让七阶幻兽认主?

    这一切的一切,都显示出这个幕后神秘人的神通广大,与处心积虑的计算着自己一方。

    这令亚芠不禁怀疑起来,这个人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与本钱,真的只为了自己的古代幻兽卵吗?

    而且亚芠更清晰的感觉到一件事。

    也许那些隆家子弟,是窃取自己古代兽卵的执行者,但是他们其实也只是这个幕后神秘人物为了掩饰其真正目的所释放出来的烟幕而已。

    起码亚芠他就不相信,这些隆家大少爷们真的有这份心思与城府,能将一切规划得这么完美而灵巧?

    还有,那些假扮死神镰刀小队的高手们,也是引发亚芠疑惑的一个原因之一。

    从汉诺的口中可以得知,原本假死神镰刀小队是要跟他一起来的,但是却又不知为何,突然对他说他们在外面埋伏,而让他变成自己一个人进来乱石滩凑合,但是一直到他被擒住时,这些告诉他说要在外面埋伏预防意外的假死神小队,却又一个都没出现!

    这让亚芠不得不怀疑,会不会是自己带着死神小队回来,幕后神秘人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而只来得及将手中的假死神小队召回去?

    亚芠设想,如果他是那个幕后的神秘人的话,比起汉诺这个临时抓来的假银月恶魔而言,他会更看重这些假死神小队,毕竟凭那神秘人的手段,他随时可以轻易的找来一个英俊的年轻人假扮他,而且要几个就有几个,实在这也是因为见过亚芠真面目的人太少了。

    在诸多不相识的人面前,正如汉诺所说的,只要随便找个一头白发的英俊年轻人,装的冷酷高傲一点,身边还跟着九十九个高手群的话,相信应该不太有人敢去怀疑这个银月恶魔的真假了吧?

    至于这个假扮亚芠的人选本身的实力如何?那恐怕更是一个笑话了,在这块大陆上,应该还没有人会笨到去挑战银月恶魔,测试他的实力吧?

    亚芠站在帐外沉思时,妃雅那俏丽艳红的俪影匆匆来到亚芠的身边,递给了亚芠-张匆匆写就的纸条。

    接过纸条看了一眼后,亚芠的脸色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这张纸条是水妖王托北斗紧急传回的消息。

    首先说明他们己经将叛逃的隆家子弟给擒住了,但是却在抓人的途中碰到了魔的袭击。

    而且经过逼问才知道,之前克瑞他们所窃取的那些高级古代幻兽卵,除了保留起来准备自己使用的以外,其他的,都被一个神秘人给拿走了。

    而且,水妖王还在纸条上提及,克瑞他们本身并不知道会有魔的出现,也不晓得那个村子是个陷阱。

    他们只晓得当他们叛离联军之后,就有一个神秘的黑衣人找上了他们,问他们要不要报复亚芠?

    对亚芠充满怨恨的隆家子弟,当然是二话不说的答应了。

    结果那个神秘的黑衣人要他们提供联军的各种配置之后,便通知他们在什么时候到时候地方,将古代幻兽卵给偷出来,连迷倒看守士兵的迷香,都是那个黑衣人提供给他们的。

    原本,黑衣人的目标在于这批兽卵当中的高级兽卵,但是因为联军里面拥有兽卵的消息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的,因此隆家少爷们,当然很轻易的就推论出这批兽卵的真正拥有者到底是谁了。

    毕竟虽然他们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亚芠有这本事找来这么多古代兽卵了。

    也因此,隆家少爷们便立意要好好的报复一下亚芠,打起了就算没办法伤害亚芠,起码也要让亚芠心痛的想法。

    于是就额外的多偷出这些兽卵,并且将这些兽卵给分散藏在城里,打着日后再来取出的好主意。

    也幸好,这些大少爷们存了这个心。

    不然依照那个神秘人的主意,本是要求隆家少爷们尽量的将高级兽卵搜括之后,立即远走高飞离,并在第一时间撤离尔息擎烈城。

    如果这些大少爷们真的照办的话,那么也不会因为超出计画的带出大量兽卵,而导致他们行动受到影响,留下了比预期还多的线索,而且还滞留到第三天凌晨才离开,导致水妖王跟死神小队有足够的时间追上他们。

    同时,水妖王也从克瑞口中问出来,当他们得意洋洋的把自己的行动告诉了那个黑衣人之后,黑衣人却突然交给了他们一枚信号弹,并且推测善于追踪的死神小队应该会很快的追过来,因此要求他们在死神小队追上来的时候,把那枚信号弹发出来,自然有人会来引开死神小队。

    当然,克瑞他们并非白痴,绝对不会想在这个时候跟死神小队硬碰硬的,因此尽管表面答应,但是实际上却打着等明天天一亮就立刻撤离的念头。

    哪知水妖王跟死神小队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等不及隔天便找上了他们,也因此才总算把一切都搞清楚。

    不过很遗憾的是,任凭水妖王如何的拷问与推测,都无法从克瑞他们口中得知这个神秘的黑衣人的身分与下落。

    于是他不得不失望的告诉亚芠,看来这个算无遗策的神秘黑衣人,似乎早就猜到了隆家少爷们并不可*,因此除了知道他的声音似乎有点苍老之外,隆家少爷们确实并不知道这人的身分。

    甚至水妖王也怀疑,这人的声音是经过改变的。

    看着水妖王紧急传回来的消息,亚芠的脸色愈发铁青,一旁的妃雅不禁有点担心的望着亚芠,水妖王的消息她也看过了,因此相当能体会亚芠此时的心情。

    任谁被白白的摆了这么一道,恐怕都不会有多好的心情的,但是该说的还是要交代一下!

    略微迟疑一下,妃雅轻声道:“亚芠,兽皇前辈要我转告你,经过他确实清点之后,这次我们总共被窃走了八千六百多颗高级古代兽卵,而中等与低等的兽卵则没什么损失。”

    闭上了双眼,亚芠不言不动,而妃雅则是心里暗暗的一叹,她相当清楚八千多颗高级古代兽卵失窃代表着什么意思,如果是落入有心人手中的话,那将会是一场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灾难!

    不过,比起将来可能会发生的灾难,现在妃雅更担心亚芠.以现在的情况来讲,万一亚芠有个冲动或是什么的想法的话,那恐怕用灾难也不足以形容了,或许会是一场天灾,一场谁都无法抵挡的天灾。

    在妃雅担心的目光之下,闭着双眼的亚芠,突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双眼紧闭的轻声道:“妃雅,你觉得我们请爷爷把二哥叫回来好不好?”

    妃雅一愣,又听到亚芠继续道:“现在情势很清楚,有个我们所不知道的敌人,正在黑暗中做出种种对我们不利的安排,我也相信那人或者是团体花了这么大的功夫,绝对不光是仅仅看上了那几千颗高级古代兽卵而已!

    “但是我实在是没有这个时间跟心思跟他们玩下去,你觉得以二哥的智慧,可不可以对付对方这只黑手?”

    妃雅急忙点头道:“这个神秘黑衣人,由二哥来对付是最好不过的,我相信以二哥的智略,一定可以让对方偷鸡不着蚀把米的。”

    想了想,妃雅又补充道:“而且,如果能够再加上悍勇的大哥,以及果断的三哥从旁协助的话,我相信任凭对方手眼通天,也对抗不了三位哥哥联手的威力的。”

    对妃雅而言,现在她比较担心的是,万一亚芠在盛怒之下,会干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虽然私心里她并不觉得亚芠会如此的不智,但是难保在吃了这么大的闷亏之下,如果那个黑衣人又设计出什么东西来,搞不好亚芠会做出什么连自己也控制不了的事情来,这样可就糟了。

    如今听到亚芠突然问她,要不要叫二哥亚旭回来,妃雅绝对是第一个赞成的。

    但是她赞成的原因,却不是因为亚旭的智略,而是想到,这世间能够要求或限制亚芠的,除了爷爷之外,就只有亚芠的三个哥哥了。

    而翰罗爷爷因为忙于联军的事情,所以恐怕没什么时间来管亚芠的事,因此二哥亚旭绝对是最好的人选。

    起码二哥的冷静绝对是妃雅相当佩服的。

    再度的叹口气之后,亚芠睁开眼睛,望着妃雅道:“那好,妃雅你帮我跟爷爷说一下,请二哥、三哥明天回来一趟好吗?”

    妃雅幽幽的点点头,亚芠深深的吸口气:“妃雅,让我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会,好吗?”

    妃雅还来不及回答,亚芠便一个纵身,整个人如箭般的往漆黑的夜空扶摇而上,直到亚芠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之中,妃雅这才摇摇头,看了一眼监禁汉诺的帐棚,转身去找翰罗了!

    第二天傍晚,一路风尘仆仆的亚旭、亚若,回到了尔息擎烈城城主府。

    没想到,这两兄弟还来不及去见将他们紧急召回的翰罗,便已被在大门口等了一整天的妃雅给拦住了。

    有点惊讶的两人,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又被妃雅二话不说的,拉到城主府内一个人烟较稀少的僻静角落。

    紧接着,摸不着头绪的两人,立即从劈哩啪啦说个不停的妃雅口中,获知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亚芠请翰罗叫他们回来的原因与想法。

    在知道亚芠已经从其他大陆回来之后,兄弟俩原本还在埋怨,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们,但是随着妃雅神色凝重的诉说之下,兄弟俩的脸色也不由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直到妃雅觉得自己说得口干舌燥,这才总算将该交代的全都交代完了,喘了几口气,看着沉思中的亚旭跟亚若两人,眼中带着一点期待的味道。

    好半晌,亚旭抬起头来冷静道:“先把这些事情放在一旁,妃雅你说昨天晚上亚芠飞走以后都还没回来吗?有没有派人去找了?”

    妃雅无奈的点点头道:“怎么会没有?昨天水妖王前辈跟凯特他们送回隆家那些大少爷之后,听到亚芠飞走,就顾不得休息的连夜出发去找亚芠了。”

    一旁的亚若插嘴道:“亚芠的事情先不用急,这么大一个人不会走丢的,让他自己一个人安静一下也好,我们先进去见爷爷吧!”

    亚旭同意的点点头道:“妃雅你放心,毕竟你跟亚芠都不擅长这种阴谋诡计,再加上有心算无心,会吃亏上当也是在所难免的,让亚芠自己冷静一下没关系,我们先去见见爷爷也好。

    “我想我们先跟爷爷讨论一下这些问题,你应该还没有把你跟亚芠的发现告诉爷爷吧!”

    妃雅点点头道:“前几天都忙着研究要如何收编那些冒险者,而今天又因为亚芠失了踪,所以我也没有跟爷爷提起这件事!只是跟爷爷说亚芠希望他能够把二哥还有三哥叫回来而已!”

    亚旭微微一笑道:“呵呵,妃雅你也太小看爷爷了,爷爷虽然不喜欢玩弄这些阴谋诡计,但是他老人家经验丰富,现在肯定已经抱好茶等我们去找他了。

    “其实你跟亚芠也不需要特别把我跟亚若叫回来,如果能够多请教一下爷爷的话,相信爷爷一定有办法把这个幕后黑手给揪出来,亚芠也不会生闷气,自己找地方躲起来了!”

    妃雅一愣,随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概是因为关心则乱,她还真的没想到翰罗这个长辈就在身旁呢!

    当妃雅与亚旭、亚若来到翰罗的临时书房时,还没敲门,翰罗已经在里面先出声道:“门没锁,自己进来吧!”

    亚旭微微一笑推开门,妃雅果然看到翰罗正坐在宽敞的书房中央圆桌旁,桌上摆了一组茶具,旁边还有一壶用炭火烧滚的热水壶,正不断冒着水气。

    而且书房里除了翰罗之外,亚华大哥姑且不提,一旁还有一脸邪笑的水妖王,以及这几天来埋头研究古代幻兽卵的血兽皇。

    妃雅不禁一叹,他们这些年轻人,果然是比不过这些老奸巨猾的老前辈,想必他们应该早就看出其中的问题,却故意不讲破,看来是故意要让亚芠吃点苦头,历练一下了。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