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五集 第三十四章 再战沙场

手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热情的拥抱之后,贪狼星这才忍不住的问道:「凯特,你们几个的伤都好了吗?太始不是答应说,要把你的眼睛治好吗?怎么你还是个独眼龙?还有,怎么你们都来了?」

    听著贪狼星传来接二连三的询问,凯特微微一笑,丝毫不见慌乱的徐徐回答道:「小星,谢谢你的关心,我们的伤都好了,而且比以前还要来的强壮!」

    随即摸摸脸上的眼罩,凯特带点苦笑道:「我的眼睛嘛!因为受伤太久,太始说我的什么视神经已经完全坏死,无法治疗,所以它弄了点特别的方法帮我治,副作用是有点不太适合见人,所以我暂时遮起来,必要时才会揭开来。」

    贪狼星则点点头,想必所谓的特殊的方法,一定是远古时代的技术,至于为什么不太适合见人,贪狼星虽有点好奇,但倒也不至于当面要求凯特揭开来看看!

    接著,贪狼星又听到凯特续道:「至于说怎么会过来,这说来可话长了!」

    随著凯特的解释,贪狼星这才晓得凯特他们来到这恶魔大陆的前因后果。

    原来在当日,伤愈之后的凯特等人,在太始主动透露有关古代幻兽卵的秘密后,便会合力奥、夜月等人,藉著太始的威望,在半强迫式的号令下,让整个精灵族全体总动员起来,花费了大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将太始所看顾的大部分古代幻兽卵,完全挖掘出来。

    在完成了这一项浩大的工程后,依太始原本的意思,是想要将这数量高达百万的古代强力幻兽卵,第一时间运回奇武大陆,以求在最快时间内,提升人类的实力,尽早完成对抗外星种族攻击的战备。

    但是,最后却出了一点点小问题,而使太始不得不改变这个计画。

    当然了,这个小小的问题,便出在太始心目中护送这批古代兽卵最佳人选的死神小队身上。

    出于个人私心作祟,在完成挖掘古代兽卵之后,在太始的指导下,凯特等死神小队几乎全数换上了太始所守护的兽卵当中最强的古代幻兽,大大的提升了凯特等人的实力。

    但是太始却没想到在完成幻兽的替换之后,凯特等人却翻脸不认人,完全不理会太始要求他们护送兽卵回去奇武大陆的要求,反而转过来威胁太始,要它想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将他们送到亚芠的身边。

    在百般劝解无效之下,无奈的太始只得改辕易辙,派出一批精灵族所组成的队伍,与北斗组织部分人员配合,护送这批兽卵回去奇武大陆,交给血兽皇,而凯特等人,则搭乘青龙转往魔族大陆。

    就这样兵分两路下,凯特等人在青龙快速的运送下,很快的就来到了魔族大陆,不过因为青龙怕自己形迹显露,造成恐慌,因此仅仅把凯特等人带到魔族大陆的海岸边,便让凯特等人前往朱雀所透露的亚芠所在地。

    心急与亚芠见面的凯特等人,怕会节外生枝,因此一路走来都是露宿在荒郊野外,也是魔族大陆地广人稀,凯特等人始终不曾与魔族人照过面。

    好不容易,花了五天的时间,终于穿越过荒凉的死亡盆地,来到青龙转述的、朱雀所说的亚芠所在的那处荒废古城,而那已经是葛所属的黑阳一族与比里汍部族及爱浓部族大战后的第三天了。

    来到古城之后的凯特等人,意外的看到了在这荒凉的古城里,有著无数传说当中恶魔形象的可怕生物,不断的进出,应该就是所谓的魔族了,而且最叫凯特他们无比惊讶的,却是他们还看到了在古城外,正有一大群看起来相当健壮的魔族人,正有板有眼的作著正拳架势的训练。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凯特等人终于确认,目前盘据在这座古城里,而且还做著看似简单、但却蕴含相当威力的正拳锻鍊的这些魔族人,肯定就是朱雀口中所说的,是他们的头儿亚芠所收的学生葛,所创立的黑阳族了。

    既然已经确认对方的身份,肯定对方是自己人,因此凯特等人也就大大方方的在城外现身了。

    不过由于急著要知道亚芠下落,凯特等人却忘了换种方式出现,以他们那种诡异的方式,差点就引发了葛等人与他们的战斗,不过,现在这个顾虑也随著贪狼星的出现,而烟消云散了。

    好不容易说完了这段日子以来的遭遇,这次换凯特迫不及待的询问起贪狼星道:「小星,既然你在这,那头儿呢?刚刚葛说头儿的状况不妙,到底头儿是发生什么事情?难道是受伤了?」

    贪狼星带笑道:「不用那么急,受伤是不假,不过只是一些皮外伤,这几天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什么大碍!

    「至于说不妙嘛……」

    「到底哥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小星你就别卖关子了好不好!快说啦!」

    看到贪狼星有点保留的模样,一旁的夜月哪还有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简直像个要不到糖的小女孩,直接扑到贪狼星面前,拉著贪狼星脸颊两块皮肉,连连拉扯著!

    被夜月拉的不禁呲牙咧嘴的贪狼星,连连喷气,头也直晃,同时大叫道:「别扯别扯了,我说就是了!

    「其实,他也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就是这段日子实在太累了,所以这几天一直昏睡,连我都叫不醒他,真的没什么问题!」

    好不容易摆脱了夜月纤纤小手的虐待,对于这个永远是调皮小妹完全没辄的贪狼星,怕夜月又来上同一手,边解释还边忍不住的强调起来!

    听到贪狼星再三强调亚芠真的没事,只是在昏睡而已,死神小队,包含葛在内,所有人全都松了一大口气,没办法,谁叫葛与贪狼星实在不熟,加上贪狼星看起来又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凶恶,因此葛实在不太敢问的太详细,只是试探出亚芠没什么大碍,也就不敢再问下去了,如今,总算是托了夜月等人的福,让他真的安心了!

    安心之馀,夜月又忍不住的娇嗔道:「既然大哥没事,那我们现在可不可以去看看他?小星你放心,不会吵到大哥的!」

    贪狼星一愣,大头连点道:「当然可以了,不过……」

    看到夜月的脸色又是一变,贪狼星也不敢再卖关子,直接道:「不过现在这时机恐怕是不太适合!」

    众人一疑,不知道贪狼星为什么会这么说?

    随即又听到贪狼星懒懒的说道:「你们还真的是来得早,不如来的巧呀!」

    听到贪狼星这句话,所有人不禁一愣,对贪狼星这没头没尾的话,众人纷纷转头注视著贪狼星。

    坐在炙热的沙地上,贪狼星悠闲的摆了摆长尾,平淡却又语出惊人的说道:「刚刚,我接到九尾的通知,东边三十里处,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群人,大概有三千人吧!

    「九尾说,他们个个杀气腾腾的往我们这个方向奔驰而来,似乎不是什么好路数。」

    贪狼星挑明道:「刚刚我接到在外围警戒的五小通知,现在正有大批人马往我们这个方向过来,大概在过半个小时就会来到这里,看起来,应该是之前来围攻葛他们的两个势力当中的一个,先一步派人来报仇了。」

    一听到贪狼星的话,黑阳一族的人不禁倒抽一口气,三天前的被围攻,还历历在目,他们自然知道自己这一方与五大部族之间,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能够在三天前活下来,而且还几乎没什么损失,全仗亚芠以及贪狼星的福,只是他们完全没想到人家竟然这么早接到消息,又派来大批人马来报复了!

    一旁的凯特忽然出声道:「小星,对方有多少人?你打算怎么做?」

    已恢复理智的凯特,从刚刚一见到贪狼星之后,便一直没有出声,虽然说他也打从心底相当高兴能够再见到贪狼星,但他更惊奇的是,透过了夜月他们与贪狼星之间的交流,他发现到一件事,那是一件如果说出来的话,会让人无比吃惊的事。

    从刚刚开始,不论是贪狼星主动还是被动的交流,凯特越看越觉的贪狼星此时完全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它给凯特的感觉,就像太始一样,是一个充满著智能的生物。

    不过与太始不同的是,当初太始与众人交流时,太始便是如此,而凯特则是深知以前的贪狼星,其实是亚芠的分身的一个存在,并非没有灵性,只是那时的贪狼星更像一个幻兽,而不是现在,好像在面对一个人那样。

    而且,凯特更是隐隐的从贪狼星身上,感觉到了与亚芠类似、甚至可以说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相当的微弱,但却又可以说相当的清晰,这让凯特有种奇妙的感觉!

    也让他联想到,当初亚芠寄托在贪狼星时给他的感觉,因此,凯特才会不发一语的观察著贪狼星!

    注意到凯特那与众不同的眼光,贪狼星稍一思量,便了解到凯特心中的思虑,它赞许的望了凯特一眼,私下发送一道传讯道:「凯特,不用怀疑,在你面前的我,真的是我没错,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样!」

    收到了贪狼星私底下的联系,凯特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古怪的笑容来了,他相信贪狼星不会骗他的!

    而对于贪狼星的话,反应最激烈的是葛,只见葛闻言,不禁整个跳了起来,震惊道:「难道他们的报复,这么快就来了?」

    贪狼星点点头,淡淡的说道:「看来是没错了,毕竟从昨天开始,几个小家伙已经打发了不少人马,而这批人是它们这几天来所见到人数最多、同时也是最强大的一批人。

    「前几次的人,应该是上一次的逃兵,或者是这次来袭队伍的前头探子吧,而且听九尾说,它还感觉到当中有个家伙,比三天前的那两个斗神,还要来的更强大些,让它不敢轻易的靠近。」

    看到葛震惊的模样,凯特等人不禁面面相觑,虽然相当不解,但是长年的战斗生涯所产生的预感,却让他们敏锐的嗅出,这炎热的空气当中,似乎开始产生一丝丝不祥的血腥味道来!

    力奥已经忍不住的问道:「小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贪狼星忽然露出了一个嗜血的微笑,慢慢的说道:「几天前,葛这小子办事不牢,吸引了一批人马过来,打击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势力,被亚芠跟我两个给打发了。

    「不过因为出了点意外事故,所以有不少家伙跑了,现在摆明了就是人家带人来报复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来的,是哪个势力的就是了。」

    贪狼星说的很简单,但是倒也能够让凯特等人了解个大概,虽然对于贪狼星最后那句话有点疑问,不过说起打架这回事,死神小队大概还没怕过谁就是了。

    不等贪狼星或是葛说什么,凯特已经抢先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夜月,你带几个弟兄在这里保护好头儿,我跟其他人去打发那些家伙!」

    夜月点点头道:「也好,这里毕竟是沙漠地带,不是我最擅长的水系魔法发挥的所在,我就在这里保护大哥好了,凯特你们要快点回来,不然等一下搞不好大哥就醒了,也说不一定!」

    听到凯特以及夜月这轻描淡写的应答,彷佛是不将来犯的敌人看在眼中,葛这下可急了。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面的敌人,但是葛不用想也知道,既然是上一场战斗的敌人引来的,想必对方这次来的虽然仅仅只有三千人,但肯定是高手无疑,那凭眼前这些人,哪里能够应付的了?

    正想要说些什么,一旁的贪狼星瞥了葛一眼,出声道:「对了凯特,既然要对付那些家伙,那就顺便带葛一块过去,让他顺便瞧瞧团体的战斗是怎么个一回事,别像上次那样乱无章法的,丢了亚芠的脸!」

    听到了贪狼星这么说,对于亚芠为什么会收下葛这个徒弟的主要目的,凯特多少也是有点了解,因此对于贪狼星的建议,凯特也怎么反对,虽然说这会造成他以及其他人不少的困扰,毕竟葛再怎么说,在他们的眼中还是一个相当低的低手,带他上战场,还要派人来照顾他,免得葛出什么意外!

    既然已经决定了人选,贪狼星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朝著夜月道:「夜月,要不要去见见亚芠?」

    对于贪狼星的邀请,夜月哪里会不好的,连忙对凯特挥挥手,随手指了几个人招呼一起过来后,便兴奋的跟在贪狼星的背后,往古城里走了进去。

    连连拍了好几下差点跟贪狼星等人偷溜进去的力奥,凯特不无恨意的说道:「好了兄弟,头儿还在昏睡,不会跑掉的,先去把那些个不开眼的家伙给解决掉,等一下再去看看头儿吧!」

    听了凯特的话,力奥不禁朝天发出了一声宛如野兽般的大吼道:「好,那群该死的家伙在哪?竟敢趁著头儿昏迷,来这里打扰头儿休息,还真的是嫌活的不耐烦了,凯特,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事实上,力奥这话也未免有失公允,天晓得亚芠是在这里昏迷,况且之前亚芠跟贪狼星先后还将人家几万人几乎给歼灭了,也难怪人家在这时候跑过来报仇。

    不过就算是明知如此,在听到力奥的询问之后,凯特脸上却浮现了一抹相当怪异的笑容,淡淡道:「该怎么做吗?圈上去,全宰了了事!」

    听到了凯特的话,一直以来找不到机会插嘴的葛,不禁把自己想说的话给吞了下去,全宰了了事?好霸气好残酷的说法,难道对方那些三千精兵,全都不被这几个人类看在眼中吗?

    一时之间,葛望著凯特与力奥、甚至是其他死神小队成员脸上,那姿态不一、但莫名阴寒的笑容,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心里彷佛有个预感,不论来的是谁,恐怕是挑错时间来了。默默的站在沙丘后方,葛好奇的看著一脸懒懒姿态、屈膝坐在砂堆上、正慢慢擦拭著心爱赤红长刀的力奥,心里有点搞不太懂这个身材与他自己差不了多少的高壮人类。

    刚刚在古城时,那个叫凯特的人类要分配埋伏攻击任务时,这个叫力奥的人类,就力挺起胸膛说,他要担任主要攻击的任务,而且还拍胸脯说,他不需要别人的协助,而更怪异的是,那个凯特竟然也不反对,还交代说别太用力!

    老实说,对于这件事情,葛要不是曾经见识过了亚芠以及贪狼星那种几乎非生物所有力量的话,他根本就不敢相信,竟然会有人类狂妄到想要单独一人埋伏,突击一支由一个斗神级高手所率领的三千圣族精兵。

    在葛的观念当中,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但更叫葛欲哭无泪的是,那个叫凯特的人类,淡淡一句丢过来:「力奥,反正你闲著也是闲著,不如就将头儿的宝贝徒弟,给顺便带过去欣赏一下你的埋伏吧!」

    就这么一句话,明明是比力奥还要高上两三分的他,却被力奥一路像是提小鸡般的,给提到这个地方来,这下可好了,他要怎么跟这个狂傲的人类,一起面对一个斗神跟三千精兵?

    不过,显然已经没有时间给葛去烦恼了,原本静静的擦拭著手里赤红长刀的力奥,慢条斯理的将手里的白巾收进怀里,站了起来,做出了侧耳聆听的模样。

    半晌,力奥忽然咧嘴一笑道:「小子,敌人就快来了,你等会就躲在这砂堆里吧!」

    听了力奥的话,葛先是一愣,力奥叫他躲起来?葛只觉一阵气往上涌,忍不住道:「你叫我躲在砂堆里?」

    原本将长刀系在背上、正要往左方过去的力奥,听到葛的叫声,顿了顿,转过头来邪笑道:「小家伙,你不想躲也没关系,等一下你就站在这里好了,凯特既然叫你跟我来,表示你应该跟我是同一类的人,你就好好的体会一下我的作战方式就可以了。」

    听到了力奥的话,葛心中的火不但没有消却,反倒是越燃越大,忍不住的大吼道:「我的意思是我不需要躲起来,我能够跟你一起战斗!」

    力奥一愣,随即一笑道:「哦!这种小场面还不需要你帮忙,你在旁边看著就行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葛盯著力奥的双眼,近乎咬牙切齿道:「人类,你别瞧不起我,我可是你头儿的徒弟,我是不会躲起来的,我要参加战斗!」

    看著葛坚定的双眼,力奥一愣,随即露齿一笑,葛只觉的力奥的笑容中,充斥著一种说不出来的轻蔑,正想要在说些什么,下一瞬间,葛忽然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一阵激痛,不知怎的,整个人仰躺在砂堆上,然后脖子一阵刺痛,一把赤红的尖锐物,抵在自己脖子上,是力奥刚刚保养的长刀,而长刀则是握在面无表情的力奥手中。

    望著面无表情的力奥,葛只觉的亡魂欲冒,难道力奥想要杀了他?

    「小子,你仔细听清楚了!」一句阴寒无比的话,从力奥嘴中冒了出来,刺进了葛的耳中、心中!

    「小子,别以为我瞧不起你,你当头儿的徒弟才不过几天?学到头儿几层的本事了?

    「别小看任何敌人,不要把生死战斗看做儿戏,这是当初头儿对我们说过的话,现在我转述给你听,你以为战斗是一场游戏,是在开玩笑吗?

    「倔强可是要看地方、看场面的!你以为凭你现在这三脚猫的本事,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能够有多少用处?

    「还是你以为罩著头儿徒弟的光环,我就一定要看照你,任你胡为?

    「想要参加战斗,那就努力把头儿的本事学起来,等你有头儿一成的实力,我绝对不会阻止你的,还是你想要现在找死?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我现在就把你给杀了,省得你等下经不起人家一刀,白白丢了头儿的脸,嗯!」

    他是认真的!

    望著力奥,虽然没有任何实际上的举动,但是葛就是知道,力奥是在跟他说真的,他如果再坚持要参加战斗,那力奥绝对会一刀解决他,对于这点,葛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怀疑,因为力奥的眼神,充分的说明著力奥的认真。

    苦涩的点了点头,葛这时候只觉的好恨,为什么自己竟然会这么的弱!

    收回了架在葛脖子上的赤红长刀,力奥转身过去,忽然淡淡的说道:「曾经,头儿为了留得自己的一条性命,保护自己的家人,他四处逃窜,面对敌人而转身逃跑,更为了哀求敌人不要伤害自己的家人,而下跪求饶。

    「虽然最后还是凭著机变,或者说狡猾,而逃得性命,但是这不能掩盖头儿曾经的弱小,你可曾想过,以头儿的性子是如何的难过而懊恼,但那是头儿保护自己、保护家人性命的唯一选择!

    「还有,头儿当年的那段流亡岁月长达一年!」

    葛完全呆住了,就连力奥已经离开了也没有注意到,他从来不曾想过,从初见面开始,一直给他无敌形象的亚芠,竟然也曾有弱小的时候,更别提过他还曾为了保得性命而对人下跪求饶,那是何等的一种耻辱?而且那样的时期,还长达一年?

    忽然间,葛不知怎么的,心中的恨火全消,也许,承认自己弱小而避战,比认不清楚敌我优劣而战死,还要来的需要勇气吧!

    缓缓的潜入砂堆中,仅留一丝空隙,盯著站在砂堆上的力奥,葛的心中充满著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但是双眼却显的前所未有的专注一致。

    彷佛已察觉了背后葛的动作,背对著葛的力奥脸上,不自觉的浮现了莫名的微笑,果然是头儿亲自挑选的徒弟,虽然不脱年轻气盛,但是能够认清强弱、不会乱逞英雄这点,也足以说明他的不凡了。

    不过……

    光凭这点,就要让大家承认他是头儿的徒弟,还太早了些,也罢,就让自己令这个小子认清楚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

    远远的望著逐渐靠近的众多人影,力奥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结起来,慢慢的往前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