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五集 第三十三章 死神叩门

手枪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破败的遗迹城门旧址前方,可以看得出来,有一大块被人力刻意整理出、大约三四千平方公尺的平坦广场,葛领著大大小小将近二千多个身强力壮的族人,在那里满脸通蓝的大声吆喝著。

    虽然距离比里汍部族与爱浓部族合攻,才不过三天的时间,破败古城周遭那些激烈杀伐后的血腥痕迹还来不及处理好,但葛已等不及将这个遗迹古城复原,带著同样迫不及待的族人们,开始操练起来自亚芠的人族武学来。

    对于葛等人而言,尽管平常亚芠在众人的面前,实力是如此的莫测高深,尽管众人都知道亚芠的实力无法测量,但他们还是被三天前那场人数悬殊、但战绩却与人数成反比的战斗所深深震撼!

    从三天前那一面倒的战斗中,众人亲眼看到了亚芠万夫莫敌的可怕实力,这对于生性尚勇的魔族人而言,造成的效应,简直比最让人疯狂的信仰所造就出来的疯狂,还要来的更加疯狂。

    尤其,在整个战斗最后阶段,不管是贪狼星那种不可力抗的急速杀戮、朱雀最强力量的火焰凤凰之舞、亦或是亚芠乾脆俐落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绝对必杀,真是比最令人沈迷的毒品,还要来的更加可怕数千倍,让以葛为首的黑阳族人,坠入了无限的疯狂渴望中。

    或许,只有圣族人,才能够理解圣族人对于武力的那种本能追求与渴望,而且也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以一人一狼对抗二万多精兵的事实,更能够让黑阳族人们震撼。

    一举将那些以往他们钦羡无比的精兵们屠杀大半,而且当中还有两个神圣不可攀的斗神跟著陪葬,只要黑阳族的人一想到,现阶段族人就是在练习这种神奇的人族武术,所有人都疯狂了。

    如果说,以前练习葛所转授的、那些来自亚芠的人族武术,仅仅只是渴望自己拥有一定实力的话,那么现在,葛所创立的黑阳一族的族人们,对于人类武术的锻鍊与追求,则是一种近乎疯狂的追求了!

    那是一种彷佛最疯狂的信徒,追随著他们无比崇信的至高神祇般的疯狂行径!

    很难想像,在古城前方广场追随葛锻鍊的黑阳族人们里面,至少有三分之一以上的人,都是身上裹著伤巾的伤患,而不管是伤患也好,是健康的也罢,他们所展现出来的那种近乎拼死锻鍊的行径,足以叫任何人为之震撼不已!

    正拳!

    一个简简单单分腿微蹲、从腰际轮替挥出左右双拳的架势!

    虽然是一个再简单再基础不过的架势,但是就这么一个简单到无法形容的架势,却是葛等人这几天以来,唯一一个锻鍊招式。

    以葛为首的黑阳族人们,完全不需外力督促,每人对每一次挥拳,都灌注了每一丝力量,而收拳则凝聚了每一分精神。挥拳、收拳,单纯的动作却带给人一种难以言语的惨烈气息,彷佛每一次的挥拳,就是此生最后一次将全副精神、全部的力量浓缩在其中。

    而伴随著每一次挥拳的呼喊,则彷佛使尽了吃奶的力气,一声比一声来的响亮,有如雷霆震怒般的疯狂怒吼。

    之所以会选择这么一个简单无比的架势,而且还疯狂的锻鍊了三天,最简单的原因便是,这是亚芠教导给葛最基本的一个锻鍊架势。

    再则,也是在三天前的那场战斗中,众人就是看到亚芠用这个简单而威力巨大的单纯一拳,打破无数精兵厚实胸膛、取走最多人性命,这一拳简单乾脆又豪气到深入人心,的确令众人疯狂。

    虽然明知三天前,亚芠的正拳看来是那样的简单,但每一次正拳的挥出,力量都恰到好处,时机更妙不可言,大家清楚的晓得,亚芠当时的正拳,实际上是凝聚了无数智能与经验而成,一个已经不能够称之为正拳的正拳。

    但是自信体魄与力量比人类还要来的浑厚与强大的黑阳族人们,却无法遗忘这亚芠这一式正拳,所展现出的犀利与强大,令他们沈醉不已,于是,包含葛在内的全部黑阳族人们,竟然产生了一种疯狂的想法!

    在葛他们单纯的心中,想得很简单,他们不敢奢望自己能像亚芠那样将正拳使的出神入化,只光凭如此简单的一拳,就轰破无数厚实胸膛,但是单纯的黑阳族人们,确有著其大智若愚的智能。

    他们想,既然难忘正拳带给他们的震撼,那么与其贪多嚼不烂,倒不如乾脆舍弃其他奇妙而复杂的招式,全心全意的锻鍊正拳!

    如果说,当初亚芠在锻鍊这正拳时是花费了一年,那么他们就用十年,如果亚芠是挥出了一万次拳头,才有这样的威力,那么他们就挥出十万次、百万次!所谓勤能补拙的道理,葛他们还是晓得的,他们也深深的相信,如此锻鍊,就算比不上亚芠,也绝对不会差太远的。

    而事实也正鼓舞著众人的士气!

    虽然,仅仅自我锻鍊不到三天的时间,但是包含葛在内,黑阳族人们都已经感觉到了,伴随著每一次呕心沥血的挥拳,他们的拳越来越快、也越来越顺了,每一次的挥舞拳头,都有种恍惚般的顺遂快感,让众人在无比疲累当中,却又是那么的欲罢不能。

    相信如果不是顾虑到锻鍊的时间还久远,如果不是葛还保留著一丝丝的理智与清明的话,可能所有的黑阳族人们,会连续锻鍊个三天三夜不停。

    很奇怪!

    忍不住要停下酸痛欲断的手臂,就在一声声撕裂般的呼喝声中,葛不自在的往四面八方了望著。

    原本,就像其他族人那样,葛完全沈迷于正拳锻鍊中,但不知怎么的,在今天早上太阳一出来、众人自发的聚集在空地上锻鍊时,葛却不像前两天那样,沈浸在忘我的正拳锻鍊中,而是有点心不在焉,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停下锻鍊,四处了望了。

    葛相当清楚,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的心中有种隐讳的不自在感,一种令他无法全副心神投入正拳锻鍊中的不自在。

    虽然说这种怪异的不自在感觉,来的毫无道理、无可理喻,但是葛就是无法抛开这种感觉,更甚者,随著太阳越升越高,这种古怪的感觉就越浓烈,到最后,葛甚至可以说,这种感觉是来自于被某种视线窥探所产生的。

    再也无法忍受这种诡异的干扰,葛终于停下锻鍊,就算自己无厘头的过敏好了,毕竟遭受比里汍部族与爱浓部族联合围攻才过了三天,他就是无法再忍受这种怪异的感觉,如果不弄清楚的话,恐怕他再也无心继续锻鍊下去了!

    就在葛决定好好的查探一下这四周,好让自己安心,葛震惊的发现,原来这一切并不仅仅是自己太过敏感而造成,而是有其原因的。

    就在葛的面前不到十公尺之处,原本看来无比空旷的空地上空,诡异的出现了某种类似波纹般的空中涟漪,而且伴随著涟漪的出现,葛惊骇的发现到,在他的眼前,突然由完全透明,出现了一个由清澈到混浊、最后是一片漆黑的诡异物体。

    那是一个大大的、方圆直径达三十多公尺、高五公尺、笼罩著近百平方公尺面积的漆黑半圆。

    一阵阵奇异而诡异的笑声,从这漆黑半圆中传了出来,葛的心中第一个想法便是「敌人」!

    就在葛惊骇的大叫敌人的同时,从这个诡异的漆黑半圆中,突然传出来了一阵奇异节奏的诡异声音!

    愣了半晌,葛这才意识到,刚刚他所认为诡异的声音,竟然是他既熟悉而又相当陌生的人族话语,而那声音是在问说,他是不是葛!?

    此时,完全呆愣住了葛,并没有察觉到不知何时,原本声响震天的呼喝声已经停止了,在他背后的族人们就算再怎么沈迷锻鍊中,也不由的为眼前这突然出现的诡异漆黑半圆而停下锻鍊,本能的聚集在葛的背后,万分戒慎的盯著眼前的诡异漆黑半圆看著。

    似乎对于葛的反应有点不太确定的样子,刚刚那个声音又再度的重复问道:「你是不是葛?」

    这下葛反应过来了,虽然眼前这个东西看起来是那么的诡异,但是葛还是本能的从那个声音中听出来,里面并未有任何恶意,相反的,那个柔和的声音里面,其实保含著善意才是。

    一边伸手压制住背后族人们的骚动,葛一边肯定的点点头,大声的说道:「我是葛,还请朋友你表明身份,你吓到我们了!」

    一阵轻笑声传了出来,葛等人这才惊讶的发现到,原来眼前这东西里,竟然不只一个人!或者说是不只一个生物在,不过既然会说话,又知道他的名字,想必也不是什么怪东西吧!

    果然,随著一阵轻笑声传了出来,葛面前这个诡异的黑色物体,开始慢慢的出现变化。

    先是漆黑的颜色逐渐变淡,紧接著,淡化成带点白灰色的半圆,在一瞬间彷佛是受到刺激般的泡沫般,给人碎裂的感觉,然后消失无踪,原先隐藏在屏障下的身影显露了出来,那是一群近百的人类。

    一方面震惊于这百来个人类突然出现在这个死神盆地,而且还来到他们的面前,一方面,葛又大大的松了口气。

    由于他的老师亚芠的关系,以及三天前被联合攻击的缘故,对现在的葛而言,在这个古城外见到人类的感觉,要比见到自己的同族要来的安心多了。

    在松口气的同时,葛也不禁注意到了,在空中有著六色六颗拳头大的光芒,正不断的盘旋著,随著葛的注视,这六颗看起来相当漂亮的光芒,不约而同的往下一落,同时消失在这批不请自来的人类客人中的一个人袖口里。

    先不提眼前这个人类收下这六道光芒的举动,引来了众人的注视,也不说眼前这批人类中那唯一一位女性的突出感,就葛而言,尽管种族不同,但是经历过亚芠的灌输知识,他同样也具备了跟人类相同的审美观。

    葛几乎是一眼,就感受到眼前这个人类女性的美,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

    眼前这个人类女性,面貌姣好、清丽脱俗,但并不是吸引葛注意的最大原因,真正吸引葛注意的,是她的气质,几乎是一眼之中,葛便感受到了这个人类女性的神秘优雅,就好比晴朗黑夜里,悬挂在天际的皎洁圆月,那样的高雅而脱俗。

    尤其是当她注意到葛在注视她时,嘴角挂起的一道微笑,更令葛心中一阵说不出来的奇异,光是一个小小的微笑,那种感到的优雅清冷气息,在不知不觉抚平了葛因环境而产生的燥热,让人有如沐浴在清泉中,舒畅无比,而此时背后隐约传来的骚动,正告诉著葛,显然有这种感受的,并不光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忽然,就在葛的全副注意都集中在这个人类女性身上时,一阵粗豪的声音打破了他们的沈醉,大咧咧的说道:「我就说嘛!美女果然还是吃香的,没想到咱们兄弟们近百来个,还比不上夜月一个人来的有吸引力!」

    才刚刚被这声音惊回神,葛便又听到原先问话的声音,带著不容错认的笑意道:「呵,不管怎么说,欣赏一个美女,总是要比面对大老粗要来的受欢迎,力奥,你还没习惯吗!」

    听著这调侃味甚浓的话,葛毕竟还算年轻,招架不住的一阵涨蓝,不禁低下头去。

    不过,毕竟现在自己已经是一族之长,因此葛很快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再度抬起头来,恢复平静的微笑道:「真是稀客呀!没想到能够在这里,见到这么多来自远方的人族客人!各位好!在下黑阳族族长葛,不知各位客人来此有何指教!」

    葛这番得体的话一出口,隐约间,葛随即感受到眼前这批人类带著淡淡激赏的眼光,这时,那三人便脱离了人群,来到他的面前。

    这三人就是那唯一的女性的夜月,还有刚刚先后出声的两人,一个雄壮不亚于自己的大汉,以及另外一个温雅、但脸上却遮了一个黑底金色花纹眼罩的独眼人类。

    独眼的人,先是双手在胸前一抱,做了一个葛知道是问候的礼节后,温雅中带著一点急切的说道:「族长你好,很高兴我们可以沟通,请原谅我们的不请自来,请你相信,我们是没有任何恶意的!」

    葛自然的点点头,此时葛也相信眼前这群人当然是没有恶意的,否则凭他们刚刚那种隐身的奇妙能力,恐怕他早就不知道怎么死的了!

    见到葛露出了一个有点狰狞、但明显是善意的笑容,独眼的人类似乎松了一口气,很快的说道:「也许族长你会觉的有点突兀,但是请相信,我们真的是没有任何恶意的,我们只是想请教一下,据我们所知,族长您应该是有一位人类的老师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相当确定的肯定句!

    葛心中不禁一震,随即又释然,虽然说他全族的人都知道自己的老师是人类,但是这群来自远方的人类,竟然知道自己的老师是个人类,这也未免有点奇怪了,不过想到既然对方能够在一见面就叫出自己的名字来,那知道自己有位人类的老师,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加上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对方有任何的恶意,因此眼前这批人类,应该是存著善意而来的。

    再说好了,想到那个待在老师房内、始终不曾片刻离开的老师的半身,想到它的可怕实力,葛相信就算眼前这批人有任何的恶意,也讨不到任何好处的。

    因此,在被一语道破的震惊之后,葛很快的就释然,而且也自然而肯定的点头道:「是的!」

    「那请问族长,那位人类的老师是否叫做亚芠?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面对这个独眼人类有点近乎咄咄逼人的问话,不知怎么的,葛并未感到有任何一丝的不悦,反而觉得就在这问话一出口时,所有人急切而慎重的看著他,彷佛再也没有比他要回答的答案,要来的重要的事了。

    受到眼前这些人类重视的态度所感,葛不禁点点头道:「我的老师的确是叫做亚芠没错,只是他现在有点不舒服,所以在一个隐密的地方休息,不适合与外人见面!」

    听到葛大方的承认自己的老师就是亚芠,葛前方这群人类,从遥远的精灵大陆赶来与亚芠会合的凯特等死神小队,不禁喜出望外,总算这几天没天没夜的赶路有代价了,但是听到最后,却又听出葛的话意里,表示亚芠现在的状况不太妙,让众人忍不住心中一震,一股莫名的杀气,顿时萦绕在所有人员的心中。

    葛等黑阳族人不由的心中大骇,他们完全不知道前一秒还相当和善的死神小队,为何再听到葛的话之后,瞬间变的杀气腾腾,那种有若实质的可怕杀机,在一瞬间将原本炎热的沙漠,变成了冰天雪地般的冰寒刺骨。

    面对著这实质般的可怕杀气,几乎黑阳族人个个浑身僵硬,虽然本能的想要抵御这股可怕的杀意,但是他们却又不得不绝望的发现,在这样一股冰冷无比的杀气前,他们别说是做出实质的抵御动作,就是内心深处的那种反抗心,也在这股杀气中显的微弱,无尽绝望充斥所有人的心中。

    而在场,除了发出冰冷杀气的死神小队之外,能够做出反应的,也就只有黑阳一族的年轻族长葛了。

    或者因为实力比同族人来的强上那么一点,亦或是从以前他便已经习惯亚芠身上的冰冷气息了,因此面对死神小队所发出的杀气,葛倒还比较自然些。

    勉强得出声道:「各位,各位人族的朋友们,请你们先收起身上的杀气好吗?我的族人们实在是承受不起你们的杀气呀!」

    边说,葛不禁边暗暗的在心里苦笑著,原本在他认为,自己的族人在经过这段日子以来的奋发锻鍊,实力早就已大幅的增长,就算比不过其他大族的精兵团队,起码也差不到哪,假以时日,以亚芠所传授给他的人族精妙武技作为后盾,自己的族人们一定会成为一个菁英团体的。

    但是,在见识到死神小队的实力(或者该说连实力都称不上,仅仅只是愤怒下所激发出来的杀气而已),葛这才彻底的了解到,自己以为实力已经大大的进步的族人们,甚至包含他自己在内,距离真正的高手,到底还是有天与地之间的差距呀!

    也因为这无意间的感悟,使葛在日后急起直追,屡屡创下了无数近乎奇迹般的成绩,到最后,让葛终于成长为一个完全不会玷污亚芠银月恶魔之徒的名声的超级高手。

    不过,或许是因为从最初见面时,死神小队给予葛的震撼太大了,当葛有了真正的实力后,葛念念不忘的,就是想要在自己身边建立起一支死神小队般的菁英团队。

    但是直到葛真正著手建立一支仿效死神小队的菁英队伍后,他也才发现到,想要培养出另一支死神小队,那实在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因此,对于自己的老师,葛真是又尊敬又羡慕又妒忌。

    事实上,葛并不清楚,这世界上别说是他了,就是叫亚芠自己再度成立另外一支死神小队,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菁英的人员挑选与训练,虽然困难,但是也还不是办不到,只要有心的话,倒不成问题。但是要像死神小队这样,不但个个可独当一面,结合起来,同样是一支无坚不摧的劲旅,而又近乎疯狂的效忠著亚芠,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死神小队诞生的那一天开始,死神小队伴随著亚芠出生入死,他们在帮助亚芠的同时,也让亚芠不知道帮助了他们多少次,他们所共同经历过的那些奇特的际遇、险恶的敌人、诡谲的遭遇,都是前所未有的;而也唯有在那种在共患难下,生死间所培养出来的情感,让死神镰刀小队威震千古,号称不败。

    当然了,这一些事都是在很久很久以后,葛才慢慢的体会到,现在单纯而见识浅薄的葛,只是很纯粹的震慑于凯特等一干死神小队所散发出来的杀气而已。

    葛此时应该庆幸的是,即使整个死神小队在听闻亚芠目前状况「不佳」,而近乎狂爆时,还有一个女性,尽管同样杀气腾腾,还依旧保有一分细心,也听清楚了葛所说的话!

    轰!轰轰!

    青天霹雳般,一道道突然出现在半空中的水蓝光团,接二连三的往下直劈,那有如天地发怒般的闪电,顿时让盛怒下的凯特等人回过神来,愕然的转头注视著不知何时扬起手来、显然是始做俑者的夜月的身上。

    在一阵死寂之后,整个现场炸了锅一样,整个乱起来了。

    最先回过神来、同时也最冲动的力奥,最先出口抱怨:「夜月,你干什么?干嘛弄了一个这么大的闪电下来,万一打到人就糟了。」

    在力奥抱怨的同时,其他人也已回过神来了,死神小队的人倒还好,只是有点不解的看著夜月,静待夜月给他们一个说法,而葛的黑阳族可乱了。

    在突然遭遇这等恍如天灾般的打击,惊慌失措的黑阳族人可是乱透了,在本能的驱使下,大多数人不由分说的一哄而散,找到城墙角等地点,窝了起来,还心有馀悸的往天上探头探脑。

    少部分人比较大胆,在这一场闪电过后,纷纷拿出了自认绝佳的防御架势,心神不定的望著头顶上那片晴空,就怕下一秒会有第二波霹雳打下来。

    看著族人的表现,葛心中真的是百味杂陈,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才是!

    忍不住哀叹了一口气,葛转身抬头看著夜月,虽然感觉不出夜月有任何的恶意,但却也同样的对夜月举动不解。

    面对众人的注目,夜月还是一副古井不波的模样,淡淡的说道:「小妹知道大家很生气,不过也别把气出在这些魔族的小朋友身上,人家可是经不起大家的杀气折腾!」

    众人错愕的瞪著夜月,没想到夜月搞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动静来,竟然纯粹只是为了提醒大家这件事。

    虽然说有点太过火了,不过凯特等人扪心自问,平常大家一个个跟木偶似的,但打架时却一个比一个冷静,偏偏一遇上头儿亚芠的事,哪一个不是化身火药桶,一点就炸?

    刚刚若不是夜月突然来上这么一手的话,恐怕这时大家都已被怒火给冲昏头了,到时会干出什么事来,谁也说不准。

    不过,被夜月这么一打岔,众人倒也化解了初次见面的陌生与尴尬,而死神小队等人也才真正静下心来,听葛说起他遇见亚芠以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

    葛从奴隶营中逃出、被人追杀、遇见亚芠获救开始说,一直说到亚芠收他为徒、并且有意无意帮他建立眼前这支黑阳族、然后受到比里汍部族与爱浓部族联军围攻、亚芠出手解困等等。

    他还一直说到亚芠受伤、贪狼星出现,足足说了快半个小时,才总算将他所知道的一切交代完毕。

    而同时,凯特等人也才晓得为什么刚刚初见面时,葛会说亚芠不妥了,事实上从葛刚刚的叙述中,说亚芠不妥似乎还说轻了点,能够让亚芠连续昏迷好几天,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不妥,就能够形容的。

    不过在担心之馀,凯特等人倒也替亚芠感到开心,毕竟亚芠当初来魔族大陆时,他身上的状况可从来没瞒过死神小队的任何人,除了当时正在接受治疗的凯特等人之外,力奥与夜月等人全晓得那段时间是亚芠最不稳、同时也是最不安全的时候。

    没人可以肯定与贪狼星完全融合的亚芠,在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变化,太始推测不了,就连亚芠自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要不是亚芠极力的要单独前来魔族大陆的话,力奥、夜月等人根本不想让亚芠如此冒险,不过现在总算是雨过天晴了。

    听葛的叙述,贪狼星如今已经完美的与亚芠分开来,总算解决了亚芠身上最大的隐忧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快去见亚芠吧!就算亚芠现在正在昏迷当中,能够看到亚芠完好,也才能够让众人真的放下心来。

    彼此默契的互望了一眼,还是由凯特为代表发言道:「那么葛,能不能请你带我们去看看头儿?」

    听到凯特的要求,葛心中不禁一阵为难,虽然说他现在几乎已经是百分之百的确定眼前这批人,应该是亚芠的部下没错,也应该没有任何的恶意才是,只是,亚芠目前的情况,却让葛完全不敢冒上任何一分险,葛著实相当难为。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他们如果真的来硬的话,他也没有这个能力阻止他们,而且凭他们刚刚表现出来的能力,实在也不需如此低声下气的请他带路,权衡利益得失,葛终于下定决心,点点头,要带凯特他们过去了。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你们几个,难怪搞出这么大的一个动静来!」

    就在此时,忽然一阵懒洋洋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其实声音一入耳,熟悉这种传递方式的众人立即晓得,他们并不是真的「听到」了,而是声音的主人直接将意念传入众人的脑海,化成众人听的到的「声音」。

    众人惊讶的转过头去,不知何时,在古城半毁的城墙下,一只看起来威风凛凛、但神态却出奇的懒洋洋的金色巨狼,正站在那望著众人。

    看到这只巨狼,众人不约而同的叫道:「贪狼星!」

    不同的是,葛会惊叫,是因为这只被朱雀称为老师半身的贪狼星,打从老师昏迷后,便寸步不离的守在老师身边,除了自己之外,谁都不让靠近老师,葛完全没有想到,贪狼星会主动离开昏迷的老师出现在这里。

    而凯特等人不用说了,见到等于是亚芠化身的贪狼星,他们心中的兴奋是不言而知的,叫声里当然充满著不敢相信的惊喜,而冲动的力奥,已经忍不住的一个飞越,来到贪狼星的面前,两手一张,揽住贪狼星的脖子,大笑道:「好家伙,见到你真好!」

    能够再见到跟亲人一样的死神小队众人,贪狼星的欣喜,也是可以想见的,因此对于力奥忘形的亲昵搂抱,贪狼星倒也没什么拒绝,只是忍不住嘟嚷道:「真是的,太热情了吧!」

    听到贪狼星有意无意传递过来的嘟嚷声,力奥脸上不禁一阵火辣辣,放开了贪狼星,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直到现在,将力奥与贪狼星的表现看在眼里的葛,也总算真的是放下心来,有什么比眼前的情形,更能够说明这批不请自来的人类,与自己老师的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