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吴越来使 二

愿子安然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什么……,你这……”

    听到了李弘冀的这一番话,那吴延爽顿时脸色就变了几遍,实话实说,这吴越国虽然坐拥十数州之地,但是其根基却是只有短短几十年,而且采取保境安民和“休兵息民”的战略方针,重农桑、兴水利,对于中原王朝一向是称臣纳贡,极尽可能的避免刀兵,之前一直都是抱住后周的大腿,没想到这一次后周数十万大军却被南唐轻而易举的击溃了。所以这面后周溃败的消息一传到吴越国,这面钱俶立马就派了自己的舅父带着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过来南唐想要打好交道。

    毕竟之前虽然和南唐的关系也是比较平稳,但是那时候钱俶的主心骨就是怎么抱住中原王朝的大腿而对一旁自称为唐朝正统的南唐并没有太在意,但是现在南唐的铁骑已经整装待发,下一步到底是攻向后周或者是挥师东向这可都是说不好的。

    这个关键的时刻,吴延爽纵使有千般不愿,这也只能是忍了。

    看到吴延爽那副吃瘪的样子,李弘冀的内心顿时一阵舒爽,自己一向就看不起这见风使舵的吴越国,之前自己南唐修书想要与其一起举兵抗击后周,结果石沉大海,现在倒是来求着自己了。

    “吴大人,今番你们到底有何意图还是明说了吧,父皇已经将此番接待之事交由我兄弟二人了。”李从嘉可不会将这个吴延爽引到李璟那面,历史上吴越国不明白唇亡齿寒,只贪图一时平安,最后在背后捅南唐刀子这件事李从嘉可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眼前的这两个人……,吴延爽脸都已经要变成猪肝色了,这两个人不用说就是现在风头正盛的皇长子吴王李弘冀和皇六子郑王李从嘉了,虽然年纪一个个都不大,但是这番难对付的程度可是自己之前从未遇到过的。

    一番讨价还价,天色已经渐晚,吴延爽看了一眼窗外的夕阳,内心叹了一口气,看样子今天是不会有什么进展了,有眼前的这两位主在,自己是说什么也不可能见到这南唐之主了,与其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就抱住眼前这两位王爷大腿算了。

    “吴王殿下,这是我家主上的亲笔书信,还请殿下转交给陛下。”无可奈何,吴延爽从自己怀里面拿出了一封信件。

    接过了信件,李弘冀看了一眼,果然是吴越国钱俶的印鉴封泥,拆开一看,李弘冀冷笑了一声将信递给了一旁的李从嘉,“六弟,你瞧瞧吧,这就是咱们邻居的心意呢。”

    李从嘉疑惑地接过了信件,到底是想要看一看这传说中抱大腿最后把自己国家都抱没了的君主的信里到底都在写些什么。

    这看完了之后,李从嘉也是一脸的鄙夷,这封书信里面钱俶可以说是极尽恭维之能事,从那大唐高祖李渊起兵开始,一直追溯到现在的帝王李璟,在信中愿为子侄辈侍奉唐朝正朔,将后周贬为篡位之小人,自己愿率吴越国所有兵马为前驱踏平后周,一统天下,恢复大唐盛世。

    饶是李从嘉这经历了两世,也被这封信件给肉麻到了,信里面就差直接喊李璟爸爸了。

    放下了手中的信件,李从嘉这次再看向吴延爽,已经无法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了,这个外甥吧见风使舵的本领可谓是高强至极,而这个舅舅明明是来结盟的,还拽的跟二五八万的,厉害厉害。

    “你们的意思,本王已经知道了,吴大人你就现在在这里安心的待着吧,有了消息本王到时候再来通知你。”李弘冀负着手留下了呆若木鸡的吴延爽头也不回的就大踏步的出去了。

    看了看自己的大哥,这说走就走还真的是潇洒啊,李从嘉也不管这吴延爽接下来内心里到底是爽还是不爽了,反正现在就是拳头硬的是老大,南唐如今兵力正盛,吴越国如果还想要在这里继续保留着一亩三分地的话,那就只能是祈求南唐的怜悯,给其一条活路。

    ……

    “大哥,大哥……,我说你慢点,等等我啊!”出了这馆外,李从嘉也就不用再装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了,看到自家大哥那越听到自己招呼他越走的飞快,顿时就气不打一出来,好你个李弘冀,有你这样做哥哥的嘛!

    “大哥——!”

    迈着步子追上去一把扯住了李弘冀的衣袖,总算是把自家大哥给拦住了。

    没有想象当中的道歉,李从嘉只是见到自家大哥歪了歪脑袋,然后一脸疑惑的问了句:“咋了?六弟,你有什么事吗?”

    ……

    半晌,李从嘉只从嘴里面蹦出来三个字,“没事了……”

    遇上这样的大哥,李从嘉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六弟,你认为吴越国这一次的来使,咱们应该如何应对?”就在李从嘉在这里面内心无比卧槽的时候,李弘冀在一旁突然严肃的问出了这样的话。

    自家大哥这个节奏看来自己还是没能抓住关键点啊,见到李弘冀认真了,李从嘉也收起来了之前的那副玩闹,虽然只是短短的半天时间,但是也是有了自己的考量:“大哥,这锦上添花的事情谁都愿意做,更何况现在吴越国除了与我们大唐交好外也没有别的出路了,如今江南已尽归我手,后周元气大伤,储君之位空悬,自顾不暇。我们数万大军接下来兵锋是否指向东面可就全看他们钱氏一族的决断了。”。

    李弘冀微微点了点头,看了眼自己的六弟,没想到这才短短的时间,就已经不再是自己印象里面那个只知道吟诗作对,风花雪月的皇子了,可以说就是这样放到地方去的话,治理好一州一县之地也不是困难之事。

    这样的话,将来自己和自己皇叔争斗的话,自己这面也就多了一份助力,至少在未来的五年里,自己的这个六弟成长起来对自己还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李弘冀片刻间内心已经有了计划。